阅读,是写作者一生的修行

网站动态 2021年05月25日 浏览(59)
简介: 01“我很难相信那些很少阅读或根本不读的人竟然也打算写作,并且期望别人喜欢他们的著作。但我知道确有这种人。”在谈论写作时,作家斯蒂芬·金毫不忌讳地说道。如今,阅读写作生态已然变化,但斯蒂芬·金笔下的“


01


“我很难相信那些很少阅读或根本不读的人竟然也打算写作,并且期望别人喜欢他们的著作。但我知道确有这种人。”在谈论写作时,作家斯蒂芬·金毫不忌讳地说道。

如今,阅读写作生态已然变化,但斯蒂芬·金笔下的“这种人”,似乎依然存在:

他们乐于写作,却疏于阅读,最终困于贫乏。

就连作家阿来身边,也不乏一些有才华的作家,写着写着,就销声匿迹了:“这可能跟不注意补充自己,有很大关系。”



其实,对于写作者来说,阅读是重要的创作核心,在职业的写作训练中,阅读早已纳入其中:


严歌苓在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攻读艺术硕士及写作学位时,第一学年的任务,就是阅读名著。

《中国青年报·冰点周刊》训练新记者时,也会找出那些经典作品,让他们反复阅读。


 “你读得越多,下笔或者敲键盘时才越不会显得像个傻瓜。”斯蒂芬·金说:“阅读会持续告诉你,什么是陈腔滥调,什么会令人耳目一新,怎么写算是言之有物或者死气沉沉。”


02


但很多人明明读了很多书,下笔时还是一片苍白,这是为什么呢?

其实关键在于,用错了阅读方法。

能否从阅读中汲取写作养分,从来不在于你读了多少,而在于你读懂了多少。

如果你只是毫不费脑地翻阅,合上书本时,全然忘记自己读过什么,那即便读得再多,也很难妙笔生花。就像作家毕飞宇说的:“人家好在哪你都看不出来,你自己反而能写好,这是说不通的。”


反观那些写作高手,你会发现他们都有一套自己的阅读方法,能透过文字表面,读懂其中的写作技法,然后化为己用。


比如南派三叔读金庸时,并不仅沉溺于故事情节,他早就开始“琢磨多少字内这个人物说了几句话,这些话指向哪个情节点,为什么要这么写”。等把金庸的小说拆得只剩一个骨架时,他再把自己的故事情节往里边塞。

 

再比如王天挺读《被仰望与被遗忘》时,几乎把盖伊·特立斯的《纽约:被忽视之城》背了出来,它的语感、组织材料的方式,他都了然如胸,最终才有了轰动一时的《北京零点后》。


所以说,会看的看门道,不会看的看热闹,普通读者或许只能读懂表面的情节,而掌握了正确阅读方法的人,却可以透过文字,看到骨骼和肌理——书是如何构建的、角色怎样被激发和引导、故事高潮又是如何到来。

当你真正读懂作者的创作手法时,自然就写出来了。



03



那我们要如何培养这种阅读写作能力呢?

严歌苓在去美国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接受职业化的写作训练前,大多是靠自己的经验创作,但经过训练后,她说已经能得心应手地处理各种题材了。这期间她经历了什么?


她第一学年的任务,是在教授指导下,系统地读欧美和拉美的名著。然后临摹大师们各种类型的作品,直到高年级,才开始写自己的作品,逐渐形成一套自己的叙事方式和语言体系。



可见,阅读写作的提升,离不开两点:一是好老师的点拨,二是大量的读写练习。

所以,在培养了近2万名写作课学员后,我们以此为契机,再次邀请写作实战训练营讲师“谷雨奖”评委包丽敏、“故事硬核”编辑王天挺、前“正午故事”联合创始人郭玉洁,并联合谷雨工作室编辑总监赵涵漠、作家梁鸿,共同打造《南方周末阅读写作训练营》。

希望陪同写作爱好者,像写作工作坊一样,培养阅读才华,在阅读中精进写作:


先由讲师带领大家,从作家视角阅读,看看经典作品如何搭建结构、描写细节、塑造人物等等;

 

再由学员借鉴大师的写作方法,独立作文;

 



本文标签: 写作   阅读写作   非虚构   阅读   大师  

本文暂无评论 - 欢迎您

阅读,是写作者一生的修行

学生专用平板

学习机对学生有很大的帮助,所以许多家长都给自己的儿女买。学习机是一种电子教学类产品。也统指对学习有辅助作用的所有电子教育器材。
搜索
«    2021年6月    »
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2930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