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机

学习有难点.就用快易典

一日一诗:“雨被我干停了/天被我干亮了”‖凸凹:晨记诗

永乐    2020-04-15    71
学习机


晨记诗


凸  凹

已干了两小时活儿

雨被我干停了

鸟被我干叫了

天被我干亮了

文字的祖国强大无边

宽广无边

我在文字的祖国不能欲罢

我在汉字的祖国欲罢不能

我死后

文字的墓基地球一样渺小

象形字的墓碑

随便拈哪个字

都比象大


   2019.10.1

点评

这首诗“折磨”了我一夜。早晨6点,突然醒来。准确地说,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我终于把深陷《晨记诗》的自己“拔”了出来。

昨夜12点,入睡时,照例翻了一下手机,看到凸凹兄留言:“想不想点评下,冯站长之家?100—800字。”“冯站长之家”这平台我知道,关注度大,影响面广,以“一诗一评”方式推介过不少优秀作品。于是赶紧浏览凸凹应约准备的诗。对,就是这首《晨记诗》。不读则罢,一读,这首13行的短制,竟把我给震住了!读诗,我向来忠于自己第一感觉。认定《晨记诗》,是一首大境界的诗。不管能否说得到位,但我十分乐意来谈谈感受。遂回复凸凹:“刚看见留言。试试看。”

好家伙,一句“试试看”,可把我给“折磨”惨了!一夜梦中,我都在为《晨记诗》忙活,不知写了多少次点评,总觉不满意,把稿纸写了又撕,撕了又写,反反复复。而凸凹做事麻利而守时,他问我啥时能给他,我说“快了,再等半小时”,于是一会弯腰在木凳上写,一会坐在石桌边写;一会铺开大纸写,一会翻出稿纸背面写,那个急迫呀那个忙碌呀……嗨,终于从一夜折腾中醒来!

上述梦境,起码不该仅仅以“心里搁不下事”来解释。我相信,这首《晨记诗》不经意间,实实在在把我给“牵绊”住的,一定是其中隐含着的卓然不群的内蕴。“已干了两个小时活儿/雨被我干停了/鸟被我干叫了/天被我干亮了”,起句就不凡,一个“干”字,臂力千钧!从“停”和“亮”,很自然就会联想到,这简直就是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的化用和另一种全新呈现。如果说“文字的祖国强大无边/宽广无边”是一个迷恋文字者的深彻感悟,那么“我在文字的祖国不能欲罢/我在汉字的祖国欲罢不能”则是一位以文为命者对文字的至高尊崇和宗教般的膜拜。而“文字的墓基地球一样小”的“死者”,其胸廓和气度足以雄视宇内八方,因为他“象形字的墓碑/随便拈哪个字/都比象大”!

“墓基地球一样小”、“象形字比象大”,被诗人以异于寻常思维的反差对比手法巧妙运用,出奇制胜,艺境高迈。

《晨记诗》看似信手拈来,实则考量着作者的禀赋、才情和智识,没有这些“综合素质”,就不可能玉成它的品质。

对了,《晨记诗》写于10月1日,这还是难得一见的爱国诗——这爱,深入汉字的骨髓!(印子君


凸凹,本名魏平。生于都江堰。诗人、小说家、编剧。著有《汤汤水命》《甑子场》《大三线》《花儿与手枪》《蚯蚓之舞》诸书。


印子君,四川富顺人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。出版诗集《灵魂空间》《夜色复调》和《身体里的故乡》。现居成都龙泉驿。


学习机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xuexiji.cc/post/86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